欢迎访问山西农业大学新闻网! 今天是:

丁 香 苑

当前位置: 本网首页>>丁 香 苑>>正文

过去的品质

2017年07月10日 09:13   浏览次数:

作家黎戈说,杨绛让他看到低调却不哽咽,醇香却不刺鼻的 “过去的品质”。《我们仨》让我穿行时间长河看见这种品质的光亮。

书从一个长梦讲起,随梦入境,读来并不觉得有多虚幻,因为幻中多是他们一家现实的真切反映。书中分三部分写了钱钟书先生夫妻同其女儿圆圆的点点滴滴。这世上最与人无争、与世无求的三个人组成的一个家庭,单纯宁静。一个是百年难遇的文学大家,视名利若无物,可像个老顽童一般最需要家里的照顾,写作爱到痴狂;一个是文采略略的大作家,又是一个能达济天下的贤妻良母,“不要紧”三个字是她照顾钱先生时说的最多的话,也是一个妻子内心最澄澈的独白;一个是对父母百般体贴,肯委屈能忍耐的女儿圆圆,在最纯净的环境下长大,“阿媛长大了,会照顾我,像姐姐;会陪我,像妹妹;会管我,像妈妈”,对杨绛而言,她是女儿,也同样是知己。就是这样的三个人,用最平凡的生活,最淡然的态度向我们展示了那个年代一代文人的风骨!

“大都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玻璃碎”,白居易《剪剪吟》的这句诗多少有些慨叹和无奈,然而在我看来,用来概括杨绛先生一家快乐而艰难、爱与痛并存的一生再合适不过。三人聚少离多,在相互的惦念中走过了长长的63年,书中写实的部分多是他们在一起的快乐而琐碎的小事,可三部分的小标题却扎的人心疼——“我们俩老了”“我们仨走散了”“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”。

梦幻一般的文字是她用来舒缓内心苦楚的方式,可在读者看来却是更为淋漓精致的写实,“古驿道”“小船”“客栈”,以及“寒柳”“突柳”这些古代诗词中意指离愁别恨的词语,谁看了又能不明白老人的心思呢?她在用自己的故事,来让我们明白“珍惜”二字。书是杨绛先生在女儿、丈夫相继去世后写成的。淡淡幽怨,凄凄离情,从两人绕遍半个地球的留学,到幸福产女,从我们仨,到女儿的离世,到丈夫的离世,再到一个老人的平静冷清。没了两个至亲,丢了两个知己,如今杨绛先生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仿佛这大千世界又少了一处宁静。(王鑫)

山西农大报

+more

视频农大

+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