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山西农业大学新闻网! 今天是:

丁 香 苑

当前位置: 本网首页>>丁 香 苑>>正文

目 送

2017年07月10日 09:12   浏览次数:

《目送》早已列进自己的必读书单,常听人说龙应台的文字“横眉冷对千夫指”时,犀利敏锐,掀滔天巨浪;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时,却是深潭微澜,细腻温柔,总能在催人老的生活里发现淡然中的深情。

七十四篇散文,龙应台写父亲的逝去、母亲的衰老、朋友的牵挂、兄弟的相伴,也写失败与低落、遗憾与放手……用情至深处,仍是她为人母后对孩子的倾情付出,心绪从缠绵不舍到绝然的虚无过度,再到最后无奈放手,龙应台诠释着天下父母对子女不舍却只能割舍的爱。书中最脍炙人口的一句话讲,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,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天色渐长,炽热的气流搅进清凉的风里,一夜间催绿了草芽、催熟了红花,这是我独在异乡拥抱的第三个夏,也是第三个没有草原猎猎风声、牧羊策马的夏,父亲视频里打趣道:“感谢不回家的馋孩子放过整个青青草原的羊群啊!”就在那一瞬间,父亲好像孩子气的扁着嘴的“委屈”样子浮现在脑海中,也是在那一刻,我明白了龙应台是怎样的心情目送她的孩子渐行渐远,留给父母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路的转弯——你成为“大人”的瞬间,他们正逐渐变成一个“小孩”。空气中弥散开回忆的味道,那个曾扛我在肩的肩膀终于被时间压弯,那个曾乌黑头发的“帅小伙”双鬓已然灰白,那个曾阔步走在前面的人却在我们一同行走的路上道出“你慢点儿走,等等我”这样的话。于是就理解了龙应台的“委屈”,这种“委屈”不正是包含着大多数父母对子女远行带来的 “空窗”感和寂寞吗?我们用成长消耗着他们的青春,却在他们习惯有牵着我们的手踩过一个个小水坑、感受一片片金黄麦田、穿行一条条冰封的溪流、抚摸一朵朵鲜花的四季突然抽离,他们不习惯还要放手、不习惯还要看着我们远走不回头。如今,我又怎么会有理由去说龙应台的话如烛光照山壁般幽微苍凉呢?

可是,我知道的啊,虽然我贪恋亲情的聚焦,我如此不舍而依恋着你们,只有在你们面前我才能回归成一个孩子,肆无忌惮的大哭或大笑宣泄所有情绪,但我同样知道,长大就要承担责任,有些路,只能一个人走。于是我开始鲜少表达自己给你们,从一天一次电话,到一周一次电话,再到更久一次的电话,通讯记录里你们的名字一点点向下,再被挤到翻不见,父亲的话从生活琐事变成,“好,你先忙。”

寒假回家,父母二人身体同时异样多日,我却浑然不知。晚上散步,看着他们的背影在微黄的路灯映照下竟显得有些佝偻,霎时的惶恐不安涌上来。那夜夜色冷萃,无依无靠的流离感和无助感让我从睡梦中惊醒。想到书中诸如“终有别离日”和“遇见的当天就向再见走去”这样的字眼,我能懂、我明白,可是我不愿去想。我深深明白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,为人子女正不断地目送父母的背影渐行渐远,当现实涌来,想要推开、想要逃避都是无用功,我只能选择拼命跑,想跑过他们老去的速度……

所谓的“我目送你”,不过是在人生的操场上,我们在同一个圆环内穿越障碍抵达终点的奔跑。每一处拐弯,他们只是暂时地看不见我,怕的是我在转弯处停滞下来,就像很多人以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为自己怠惰找寻借口而故意对剩下的半句“游必有方”忽视一样,我终于明白,他们想说的不是“你慢些,等等我”,而是“请你奔跑吧,偶尔回头看看我。”

我想你们是红莲,我为荷叶,心中的雨点来了,我想在你们的“目送”中,渐渐成长为风雨袭来时你们的荫蔽。(战蔷)

山西农大报

+more

视频农大

+more